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误入浮华 > 第91章 番外:当我拥有你 上 中

第91章 番外:当我拥有你 上 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王居安下了楼,在车里坐了很久,又瞄楼上那扇窗,越想越心烦,不觉伸手一拍方向盘,却又没脸面再回去。
  
      苏沫还坐在床沿上哭,觉得这几天眼泪快要留尽了。
  
      手机响起,她原本不想接,电话铃却是不依不饶。她擦了擦眼,拿起来听了,周远山问: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
  
      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和气,苏沫满腹委屈正想找人倾诉,冷静了一会,克制住,只说:“快了。”
  
      那边却听出来:“你怎么了?没事吧?”
  
      苏沫笑笑:“我没事,挺好的。你有事吗?”
  
      周远山犹豫了一会,才道:“我有个大学同学打算自己办个事务所,叫我过去入伙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心说,他也要辞职么?却道:“这是好事啊?”
  
      周远山顿一顿,像是试探:“地方就在你们江南那一块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一愣。
  
      他又道:“也就是这几天的事,我可能会和你一起去过去看看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说:“行,我来做东道,尽地主之谊。”
  
      他笑了:“那么,你到底是哪一天走?”
  
      苏沫无法,只得说出具体时间,忽然想起件事,问:“你明天有空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有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想去看看莫蔚清的爸妈,她走前交代过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吗?她家以前好像住的挺远,近郊了,”周远山道,“明天早些出发,我开车过来接你。”
  
  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周远山上来敲门,苏沫一看时间,八点不到,匆忙洗漱了,才去开门,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你不用特地跑上来,电话响一声我就知道了。”
  
      周远山没搭话,转头看她窗台上的植物,问:“这些东西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苏沫说:“要不你拿过去?”
  
      周远山摇头:“我养不来这些东西,我拿着给所里的小姑娘算了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挽起发髻,笑:“女朋友啊?”
  
      周远山道:“不是,年纪太小,有代沟,我还是喜欢沉稳的。”
  
      两人说着话下了楼,苏沫一见王居安的车就钉住了步子。
  
      周远山看了她一眼,提醒:“我的车在这边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有些恍惚,虽跟着他走,但仍是去瞧另一处的车和车里的人,王居安穿的还是昨天那身衣服,不知是一晚上没回去,还是今天一早又来了,这会儿正坐在里边抽着烟,像是百无聊奈地瞧着他俩。
  
      周远山也回过头看他一眼。
  
      苏沫上了车,周律师很有风度,问:“走不走?”
  
      她不敢犹豫,低头道:“走吧。”
  
      周远山开车上路,忽然说:“股东大会那天,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为什么还要走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道:“我不想再谈这件事。”
  
      两人一路无话。
  
      找去莫蔚清家里时,已近中午,莫蔚清的父母看起来都很朴实,说起女儿直抹泪,一边说我们不认她的,一边又说这孩子怎么这样傻。苏沫把莫蔚清的字条和银行卡一并交过去,又问起小孩的事,老人抹泪道:“原本是跟着那边的爷爷奶奶,后来他爸再婚,又给送回来了,现在上幼儿园了,在家呢,总是学人家喊爸爸妈妈,还不如让她和孩子们一起处处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叹一口气,又问是哪家幼儿园,老人家忙带了他们去瞧。
  
      两人隔着铁门瞧那孩子,两岁多点,穿得和其他孩子差不多,瞧上去还好。
  
      周远山低声说了句:“像她。”
  
      两人返回市区,苏沫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,却仍有件事压在心头,她对周远山道:“你能不能送我去王亚男家里?”
  
      周远山点头,这回没多问。
  
      苏沫捏着拳头又松开:“我很怕见她。”
  
      周远山说:“你给自己强加的包袱太多了,双向选择的事,见不见无所谓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道:“本来能好合好散,但我在人前伤了她的面子。”她下了车,却又回头看。
  
      周远山笑道:“去吧,我在这里等,一个老太太,不会吃了你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感激地笑笑,进去敲门。
  
      王亚男从医院回到家里休养,保姆上楼去问,下来道:“老总在午睡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知是托辞,踌躇:“那我再等一会。”
  
      保姆认得她:“苏小姐,你要不要进来等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忙道:“我就在这里等。”
  
      大约半个多小时,里边传来王亚男的声音:“让她上来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依言行事,不见宋天保,推想他是上课去了。
  
      仍是那间书房,王亚男坐在桌子后面瞧着她:“你跑来做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苏沫被她问住,只说:“就是有个交待吧。”
  
      王亚男冷哼:“我不需要你的交待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没做声。
  
      王亚男恨铁不成钢:“我小看你了,为了个男人,你能做到这种地步,值得?”
  
      苏沫说:“不值。”
  
      王亚男说:“白费我一番苦心提拔你培养你,你知不知道那个人,从女人的角度来看,他就是个风流浪子,品行不端的货色,我要是有姑娘,肯定不会让她接触这样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苏沫说:“我知道,他对女人是不怎么样,但是对天保……”她顿一顿,“内疚得很,这方面倒比我靠得住。至于安盛,家大业大,我能力太有限,扛不起。”
  
      王亚男看着她半晌不做声,末了一声叹息。
  
      苏沫出来,想起一件事,上车后问周远山:“关于股权激励的合同,安盛是不是有签合同两年以后才能行使权力的规定?”
  
      周远山点头:“一般公司都有这样的规定,我经手过你的合同,但是我记得上面的条款非常宽松,连我还有其他老员工都没有这样的优待,”他忽然笑起来,“就算以后安盛的股票一文不值了,她对你至少还有几分诚意,你确实该来看看她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暗自叹息,想了想:“律师,上飞机之前,我还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  
      安盛的股票在董事长宣布辞职当日就已跌停。
  
      王居安正忙于组建新公司,一时接到孔书记的电话,说内部消息,检察机关转了风向,似乎要决定立案调查,正式通知过几天下来。一时又是林董来访,无非是劝他留住手里的股份,争取反击。王居安心里不以为意,着实对那样的烂摊子再无兴趣,一时轻易打发了,抓紧时间和人商谈新合同。
  
      谈判桌上他却心事重重,两次三番地看表,惹得对方心里不悦,问“王总,是不是还有更好的合作意向等着你。”
  
      王居安终于按捺不住,直接道:“抱歉我现在有急事,”又招呼赵祥庆,“先安排老总们吃好喝好玩好,改天再谈。”
  
      老赵没能料到这一椿,客户还没表态,王居安已经出了门。
  
      他快步走去停车场,心里的不好预感越发强烈,又伸手去兜里摸手机,心急火燎地打过去,那边不接,再打,仍无音讯。他忽然有些发懵,上了车,想了半天,仍是开去那人的住处。
  
      苏沫正握着手机跟自己较劲。
  
      周远山走过来道:“我才问了,台风,航班晚点,还要等上一会……你玩左右手互搏呢?”
  
      苏沫有些茫然地抬头看他:“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周远山叹了口气,指指她手里的电话:“你接不接?”
  
      她着急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苏沫捏紧手机,十分沮丧:“这种感觉就像吸毒,吸上了就有罪恶感,明知道不会有好结果,但是忍不住。”
  
      “拿来,”周远山伸出手,“电话给我,我帮你戒毒。”
  
      苏沫举棋不定,手伸出去又收回来,指头颤了下,按了接机键。
  
      周远山一脸无可奈何地瞧着她。
  
      苏沫很不好意思,赶紧走去一边,手机贴到耳边,却久久不说话。
  
      那边问:“在哪里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